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哪家医院的人流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23:22:3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哪家医院的人流好,宁波华美医院能行吗,余姚人流医院去哪里,余姚到医院做无痛人流多少钱,北仑无痛人流哪做,奉化哪些医院可以做人流,北仑无痛人流做哪个好

凤凰卫视5月5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咱们也玩会真的,把徐晓冬先生请来了。

徐晓冬:大家好。

窦文涛:晓冬,但是请你到这儿来我知道万众关注,所以我也开头不得不宣明一下我们的立场,就是作为媒体您可别以为我们就是偏哪头的,对吧,在向徐晓冬先生发出邀请的同时,我们也向河南太极的王占海先生发出了邀请,如果王占海先生没有异议的话我们也欢迎他来到这个平台上,我们也给他同等的发表的发言的机会,至于今天我给你搭配的呢也是个河南人。

潘采夫:河南人。

窦文涛:老家离陈家沟不远。

潘采夫:濮阳人。

窦文涛:濮阳人,他老师也是当年著名的体育界的。

潘采夫:对对对。

窦文涛:所以说晓冬这咳嗽我最近发现你这个采访呼哧带喘的,大家觉得是不是真受内伤了。

徐晓冬:他们说我觉得应该是寒冰掌。

窦文涛:我首先好奇的一个问题,就是那天你跟雷公打,如果当时裁判不把你拉开的话,你还准备骑在他身上打多久。

徐晓冬:我就不打了,我准备要做裸绞,因为雷雷他说过的一个句话,把整个现代搏击圈给闹炸了,雷雷说他自称说很好解,而且是单手就是说把这个裸绞解开,就所以说我必须要验证,但是当我马上要做的时候裁判过来就把我们分开了。

窦文涛:你骑在他身上还怎么验证裸绞。

徐晓冬:可以的,可以做的,而且很快就能做出来。

窦文涛:他那意思是准备接下来就给他来一个裸绞。

潘采夫:搞实验。

徐晓冬:这样的话让大家看看雷雷怎么能破我这个裸绞。

窦文涛:当然这个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作为主持人也必须得给你泼点冷水,就是说我们请他来不是鼓励民间私斗对吧。

潘采夫:对对对。

窦文涛:我也是确实这几天问了一些好几个法学界的人士,就是说这种性质的无规则的民间约架现代法律确实是不保护,但是呢我倒是听说呢你们现在也有招了,就是通过昆仑决这种所谓合法的平台来进行这种挑战应战是这样吗。

徐晓冬:是这样,那么我现在也要说一句,不是通过昆仑决,现在是除了昆仑决之外中国的所有的赛事我都可以去。

潘采夫:还有勇士的荣耀。

徐晓冬:安排去比较,比如说像勇士的荣耀,在这里我不是说昆仑决不好,因为主要是原因是因为王占海先生在这里生事的说我徐晓冬只能去昆仑决跟他去公平较量,其他的赛事不行,但是目前昆仑决没有跟我任何的官方来沟通这件事,所以他的这种话说了是代表昆仑决吗我不知道,我很想知道但是昆仑决姜华这边没有我一个反馈,我跟他去聊天跟他说过但是他没有任何的反馈。

潘采夫:但实际上是文涛老师一直抽开这个事说通过这样的一个合法的平台,是可以让大家根据规则来决一个胜负而不犯法的,其实是达到这样的一个目的,对吧。

窦文涛:但是文涛老师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呢,假如你同意的了话,这里边好像还有个自相矛盾,据我看你你甚至还投诉包括昆仑决在内的中国很多格斗大赛也有造假的嫌疑。

徐晓冬:世界上所有的赛事百分之百都是有假的,就我现在的。

潘采夫:MMA也假的吗?

徐晓冬:我总觉得我现在的地位讲什么老师,我可能忘了,但好多年前应该是九十年代有一个欧洲的足球有一个叫斯巴博(音)法案吧,还是斯博巴法案。

潘采夫:博斯曼。

徐晓冬:博斯曼法案,就是因为这个人他要转会,完了很多的就是俱乐部有的踢有的也抢有的什么的到最后他很惨,一个人谁都不要他了,很无度很无辜,所以他其实是在帮助所有的足球运动员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最终的结果这个人消失了,就是被很多的大型财团给裁,所以说在欧洲这件事是非常非常的著名,闹了很久,体育方面的事,因为您喜欢足球,我感觉我现在也是这样,其实我非常非常的危险,我现在非常非常的痛苦。

窦文涛:你危险你痛苦,我本来还想问你呢,我就说有的人的一生很久之后将来被人想起来的时候都有个巅峰时刻,没准他这一辈子就是那十五秒,本来照你的说法你自己就是一个什么呢屌丝草民,但是呢。

潘采夫:搏击界的博斯曼,可以这样讲。

窦文涛:这十几秒之后光这些天给你带来了什么,比如说那天早晨我一醒过来我一看视频,我看他在那儿哭呢,你至于吗嚎啕大哭。

徐晓冬:因为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压力很多压力压在我身上,我现在基本上是基本上处于是无业状态了快,就是我的很多东西都没了,马上就要没了。

窦文涛:我觉得你很多东西都将要有了,你不觉得这个事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利益吗。

徐晓冬:到目前为止,老师到目前为止包括您这个节目,我什么利益都没得到,包括雷雷,虽然我对他我们有很多观点不一样,但是我相信雷雷也是这样,分文未收,任何的金钱关系的利益咱们就直接说吧没有,您说如果是名气的话,窦老师我宁可不要这个名气了,因为我走到哪儿被很多的人攻击,我自己我出去都被很多无辜,就不知道哪儿派来的人去围攻了。

窦文涛:他哭之前刚才给我看了一段手机视频,就是前两天嘛。

徐晓冬:昨天。

窦文涛:昨天。

徐晓冬:昨天。

窦文涛:发生了什么事。

徐晓冬:昨天在一个也是一个节目组去我录制节目,请的是一个太极的也是一个宗师,是一个我还说我说不是澳大利亚人嘛,他们跟我说,后来到了才知道就是苏建平老师,非常坦率还握手聊天,我说我对你们太极没有任何的看法,只是说比如说我找雷公他的原因是什么,他的原因比如说单手破裸绞,比如说像手上的雀不飞,一只小鸟搁手上飞不了,我觉得这些我觉得违背了一些物理学的规律,我是要跟他去以武会友,我走出去被七个人,那是我算出来的一女七男非常强壮的小伙子攻过来了,说你别走,我能说吗。

窦文涛:他们说他们是什么人。

徐晓冬:我说你们是哪儿的,我们是陈氏太极拳的学生,我说有什么事吗,他说你别走,我问你三个问题,我说你问我三个问题我就能走,对,好,你们问吧,第一个你凭什么说我们陈老陈小旺受伤了,我们的腿坏了,我说这不是,我说这个我说的是无可奉告,但我现在告诉您们的是,您们上网看您们上网查,你去调资料,人家做的膝盖手术膝盖坏了,而且太极拳很多大师可能膝盖都可能意外吧,会受到一些伤害,可能导致换膝盖,这我不说了。第二个问题,你凭什么侮辱我们太极拳不能打这个那个就是假的,我会对他们说第二个问题我回答是无可奉告,但是真正的就是说我徐晓冬做了这么多年搏击了,我现在也是做了一套的视频,很多的动作来告诉大家,这个动作是违规正常规律的,不应该的,一个人一碰你那个人就飞出去,这简直是笑话,人家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闫芳老师的事,但是他只是报道了闫芳老师一角就是一个,在中国我跟您说有千千万万个闫芳老师,太极拳这样的,我是的是练习太极拳来我觉得来给太极拳抹黑的人,我是打的是这种人。我说请问第三个问题,衣服脱了,你跟我在这儿打,我跟你约架,我当时其实我挺高兴的,因为我说我的助理马上要录视频马上录,我说你记住我这个可以回答你,我说这个可以回答你,这个是法制社会,在这里打架就是犯法。

窦文涛:你终于认识到这一点了。

徐晓冬:我不可能跟你动手,您听我说下边有好多好玩的事,我一定要说出来,完了之后我说我不能跟您动手,要打你打我,我不打你,我不打你,你打不打就这样,他确实没有动手,咱们这里有一说一。

潘采夫:像足球运动员俩人顶牛。

徐晓冬:顶牛。

潘采夫:顶牛。

徐晓冬:他可能要逼迫我,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助理上来他还在撞,当时你们知道作为男人的心理嘛,我是一个小女孩的助理,人家家里。

窦文涛:小女孩是你的助理。

徐晓冬:我的助理,人家也有男朋友,人家男朋友看见急不急,一帮男的来围着我,我是一个大老爷们,我最后让我的助理出去,我的助理就告诉我,东哥你不能出去,为什么,你脾气大,他们碰了你就是挑你,你看旁边有人摄像呢,只要你敢打你就错了,他们要打了你只要你还手你也错了。

窦文涛:但是呢你比如说他刚才所讲的我也得说,就是说徐晓冬他所讲的所有的东西其实还是需要再去查证的。

潘采夫:对对。

窦文涛:包括太极拳什么换膝盖之类的,到底有没有这事,而且呢您的很多投诉,我也觉得好像证据也给的还不够,比方说你说百分之九十九的太极拳的神功是假的,甚至你刚才讲的甚至说世界的格斗,格斗比赛都有造假的成分,这个我觉得,没有证据不能这么说吧。

潘采夫:我觉得晓冬老师有点不聚焦,从策略上来说有点不聚焦,从一开始的你比如说跟雷雷打,打着打着打邹市明那儿去了,其实就有点岔了,你刚才在聊跟武林的事的时候,你聊着聊着又聊搏击那儿,其实不聚焦,这个策略是,你不能上搏击那帮大师过来要找你单挑吧,那就麻烦了。

窦文涛:所以他适合来咱们节目,跑题跑不停。

潘采夫:跑题。

徐晓冬:我是真的是这样,我就跟大家解释为什么是这样,很多像您说的我很傻,如果我要走一个目的性的话,我肯定是围一头打一头,我现在是四面受敌,我是不是在找死,我说过我今年三十八岁多,今年就三十九了,我活了三十多年我是三十多年的屌丝没人认识我,就是一个屁都不懂的人,我自己来做MMA自己在做格斗在中国发展我是最早的,我自己来做没有人理我,那会儿我哭的原因就是你们武协帮助过我吗,现在骂我,现在这个那个我,我就很痛苦。

潘采夫:有一种快意人生的感觉。

徐晓冬:但是就是。

潘采夫:当年我穷的时候你们跑哪儿去了,我看那个视频的时候我觉得很快意。

徐晓冬:没有没有就是说。

窦文涛:你这个是对他人格分析。

徐晓冬:这个时候其实后来他们说徐晓冬你这十五秒你火了什么呢,我说不是这样,就是说我三十多年的屌丝没人搭理我,最后我红了是这七天,到今天是第七天,我可能就享受了这七天的一个不能说好,而是谩众(音)的焦点,我说这个意思就是什么,因为我的那心情是什么,我是一普通人我犯错,我也打架,我也被法律制裁过,实话,那么我也说错过话,我也现在。

窦文涛:你说错过什么话。

徐晓冬:我说错话,比如说有时候我觉得中医,我觉得我不喜欢中医,我觉得不太好就是没有真正的科学依据,有的人说其他的非常严重的政治性的导向问题的时候,就是真的是很多是P的图或者是什么,当然也有我说的我也承认,所以我想告诉大家,我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我是什么这么影星,这影星那影星,他们都得言论都得知道,想好几秒才能说出来,你们看见了很多人想好几秒才能说出来,我不是老师。

窦文涛:但是你对传统武术的评价里头,你现在反思有没有说错过的话。

徐晓冬:没有,没有,我对现在搏击我为什么说,因为我太了解现在搏击了,我为什么说任何赛事都有假的一面,全世界最好的赛事可能百分之一造假,有的赛事比如像国内的赛事可能是百分之二百分之三的假,有比如说像某某风的赛事,他的造假可能是百分之十、二十,但是总的来说他真的多,但有没有假。

窦文涛:不,你有什么证据说明他造假呢。

徐晓冬:这个关键就是圈,我在这个领域在这个圈里人脉还是有的,但是如果说您让我拿出证据我告诉您有,我现在就能拿,我待会儿就可以拿一个证据,但是有几个证据我先不拿好吗。

窦文涛:好。

徐晓冬:有几个证据。

窦文涛:现在爆料的都是这个套路,我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00:13:25-00:14:20广告)

窦文涛:你刚才说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拳馆甚至有被封的危险,我倒想问问更多的人觉得,你不意识到这十五秒这个背后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吗,比方说你也可能挡了很多人巨大的利益和声誉,但是也可能比如很多人说他这个名声,你也有你的公司,你也有你的自媒体,你也有你的事业,随着这个名声的雀起这种巨大的商业利益难道不是会扑面而至吗。

徐晓冬:我总觉得可能这是一时的,不是长久的,当然了我希望是长久,但是现在来看我处于一个悲观的状态。

潘采夫:是有人花一百多万的出场费现在邀请你去打对吧。

徐晓冬:有一百万的,确实有了。

潘采夫:这已经来了是这意思。

徐晓冬:但是您听我说,在广东省有一个企业家,他花一千万完了找人跟我打,当然这一千万也有我的钱也有跟我挑战传统武术的钱,我告诉您的就是,什么都是说,真正的跟我接触。

窦文涛:还没见着钱。

徐晓冬:咱们别说钱了,就是说跟我真正的实际接触说徐晓冬我们官方的跟您来聊,现在一个人都没有。

窦文涛:所以你刚才说到现在为止一分钱也没有从这件事当中得到。

徐晓冬:包括您的这些采访。

窦文涛:我们做完了就给你劳务费。

潘采夫:我们有钱的有钱的。

窦文涛:对,有,第一笔钱,第一笔钱我们会给,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开始说你打假似乎目的挺纯正对吧,但是后来传出来您要挑战邹市明,这玩意儿是不是是求名还是求利。

徐晓冬:这个事正好在这里我就是全盘托出,我为什么说找邹市明打,很简单第一我的实际(音)是什么,我挑战了那么多的武林,而不是挑战那么多武林来误会我,我想把自己变的好的姿态摆在大家面前,武林的人不敢跟我打了对吧,没人跟我打了,很恨我。

窦文涛:谁说,多少掌门人这几天都下战书了。

徐晓冬:您现在看看吧,全是收到通知不许跟我打是这样。

潘采夫:被人制止了。

徐晓冬:被制止了,我找邹市明的原因是,他是一个名人而且他是我确定的说是我崇拜的偶像,我请问大家,练武之人跟比自己好的武功的人练练切磋武艺,我觉得我请问大家我哪儿错了。

潘采夫:这事单拎出来没错。

徐晓冬:好,那第二。

潘采夫:放在整个事件里边实际上我觉得是。

徐晓冬:实际第二就是我找邹市明老师第一是真的是羡慕人家的武功我想切磋,第二的原因就是说有这么多人来诋毁我,我想找一个正面的形象,邹市明是正面的形象,能不能跟我打一个比赛,叫慈善赛,我们所真的是收入全捐了。

潘采夫:从这个就是你自己的出发点。

徐晓冬:我的出发点是好的。

潘采夫:可能是这么想的,但是从传播的角度是错的,就是你说百分之九十九的武林是假的,我要跟那些掌门人打一场,另外我跟邹市明也要打一场,这个逻辑推理过去邹市明也是假的。

徐晓冬:所以说老师。

潘采夫:实际惹了众怒是你的第一次惹众怒是在那儿。

徐晓冬:所以说我告诉您那回到了我最初的观点,我三十八年的屌丝,我是徐晓冬,我是一个很低层的人,我就老老实实的办武术的事,我不懂什么所以我说错过话,我办错过事,包括这次。

窦文涛:不是,现在这个我现在看就是说这个你说这人动机是什么,甚至说这人是好人还是不是好人,这个事没法说,其实咱还是实事求是,就是说就事论事,他这里边其实牵涉出来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他据他投诉的就是,太极拳甚至包括传统武术能打不能打的问题。

潘采夫:对,就是说自己认为,就是说他实际上已经不能打了,但是我说我非常能打,而且我有绝技,类似像杨过那种,那肯定那就打假份了。

窦文涛:不说这个,就是说打在什么规则下打,其实我现在确实觉得,你这个规则是什么很重要,比如说有件事我想求证你了,那天好像有一个也是教搏击术的一位武术家赵大元教授的视频,我不知道您看了吗。

徐晓冬:没有。

窦文涛:很多我的朋友说,说这赵教授讲的有道理,赵教授他讲到一点,他说有一次到国外去交流,那个是教生死搏击术的嘛,然后这些人练跆拳道,练什么泰拳练什么,赵教授说这样不行,最后人说你说我们不行,我们来试试,然后他就说那个练跆拳道的,几脚,他说我左闪右闪两手一按地一下,一下支他裆上了,他说你看这个这要是按照搏击的规则那我完全犯规,但是呢这种招一脚踹裆上这人就完了,甚至他还说你们这个自由搏击你看为什么所有的规则都是保护运动员生命健康的,包括他说你要我们真是生死搏斗的话,我们这打耳线以后了,而不是打前边,后来他又不是又说嘛,后来又来了个练泰拳的跟我打,他说这泰拳飞袭(音)就上来了,他说我这两手一挡,我逮住他小辫,按在底下,膝盖就怼他嗓子眼上了,他说这个犯规吧,您对这个解释您觉得是不是专业的看法。

徐晓冬:这个老师是个骗子。

窦文涛:您敢这么说,门口又有人堵你了,请解释。

徐晓冬:这个老师不对,这个老师他没有打过实战,如果他没有打过实战,他所说的都是骗局。

窦文涛:你太武断了吧。

潘采夫:我觉得这个不用晓冬回答,以我这种不懂行的我就知道他说的是假的。

窦文涛:为什么呢?

潘采夫:除非你拿出录像来,因为就是当没有规则限制的时候,你一个武术的人可以打人家裆可以打这儿,搏击的人打这儿打的更狠,一拳就死,一拳就死。

窦文涛:不是,但是我看赵教授那个视频里,他的观点是什么,就是说训练这个格斗运动员和训练保镖是不同的,他说他要长期按照合规则的打法,他到时候这个动作就会失准,比方说生死搏斗的时候,你可能就习惯做错误的动作,就不利于一招致命的这种动作。

徐晓冬:老师,我能回答你的问题吗。

窦文涛:我希望你回答。

徐晓冬:如果说在世界上一个特种兵不管是哪个国家的,美国的海豹突击队的吧,就最好的特种兵上来,跟一个职业的MMA学生打的话,这个特种兵活不过三分钟,如果这个特种兵拿一把刀拿一把枪,那么这个MMA选手也拿把刀拿把枪,这个MMA选手可能活不过一秒钟,什么意思,就是徒手格斗我们的职业运动员是已经是最高点了,没有比我们更强的,当兵或者是其他的保镖你说的,是出于什么防卫,是出于一种可能当兵是杀必须要杀,你死我活,保镖是我要保卫我这个重要人士,我要有推有搡有什么,格斗选手不是,格斗选手目标就是一个把你打倒打晕,刚才我为什么说那个老师假,是因为现在所有的传统武术,这帮老能说的人没有一个能打的,不能说的人不能说的人很多人都非常能打,为什么我说一百年出我一个,我老这么说,我真的是这么觉得,我既能说又能打,我今年三十九岁。

潘采夫:这像卖大力丸的,有点像武林人士了。

徐晓冬:谢谢,我就是武林人士嘛,这件事我要告诉您的就是,刚才老师说的很正确,他说的那些步伐和位置我们运动员全能做出来,我告诉您大实话,戴上护裆,戴上护头戴上拳套上了擂台,让我们跟传统武术打,其实我们没有欺负传统武术,其实我们是照顾传统武术,如果不戴护裆,不戴护具那么打的话,传统武术会死的很惨,如果戴的话他们死的还不会惨,这是全所有搏击运动员异口同声的,这是真理,也就是说您说的那些规矩我告诉您,全是传统武术他们自己定的,踢裆、插眼,您看我为什么出名我告诉您,我不是什么职业选手,我就是业余爱好者我的水平打不了职业选手,现在很多网上有人约战,很多我要不然我说很多人可能是早上起来喝什么喝多了,就是徐晓冬我跟你打我是拳击冠军我散打冠军,我说谢谢我打不过你们,你们厉害,我当然我问你一句,我在打假,你们我服我打不过,你们干嘛打我呀,我打的是武术当中的假,所以说他们来打我,我在我眼里就蹭热度,当然确实我确实有点火了,所以我跟您说的就是您刚才跟我说的那问题就是,他们站在了一个制高点,不管什么样的制高点,他们没有打过实战,但是他们一个高档次的人,他们能说能写,能说又能写理论非常的好,但是我们是实操没有什么理论就是打,所以说他教的那些东西,刚才跟您说的东西能形成吗能,但是在那个东西形成之前他已经被打晕了这是第一。第二,很有可能在他这个动作形成之前,人家已经做这个动作把他弄晕了,这个是一个最关键的,所以我要告诉您就是,有很多大家对我的误区,我跟大家就是说格斗这个东西,格斗这个东西它是真的是两个人比武练才行,中国武协现在你说下达文件不许比武不许打。

窦文涛:不许民间私斗。

徐晓冬:但是我说就是第一可以不民间私斗,咱们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去赛事,我请问体操跟武术有什么区别,对吗,体操跳几个跟斗,你无数也跳几个跟斗,可是体操比你跳的更漂亮更美,你凭什么说你厉害,你是不是得跟人打,练武术的是不是要跟人打,OK要跟人打。

窦文涛:这个理解咱们可就有分歧了,咱们先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这个武术传统武术源于格斗,但是他到这么多年来,尤其到近百年来吧,基本上现代法制社会他没有这种民间私打的这种实践条件,所以他有个面临的再发展的问题,但即便是这样,他这个里边中国传统文化,他这个里头的很多哲理,包括这边马云今天也在说了嘛,太极拳运动很多人强身健体的价值,他作为这么一个民族的一个传统,你这一打你知道吧,就像进了慈禧铺你霹雳啪啦你把这整个你碰翻了,你为了打个苍蝇,整个慈禧铺全碎了。

徐晓冬:可是老师,这一点我跟您有点分歧就是,武术当中您可以查字典,武术当中第一个是什么,这个武术要是能有防身自卫的能力,之后修身养性健身,首先您武术首先这个武术这个词就要是能打的,能打你打什么,你是打人还是打沙袋还是表演,你肯定要跟人去过招对吗,跟人去过招才能体现出您首先您这个武术是自身价值,我为什么意思,就是这是个蛋糕,首先是干嘛的真漂亮这那的,但它是能吃的。

窦文涛:我打断你一句,你比如说太极推手算不算太极文化里,按他们按照自己的规则的一种打。

徐晓冬:可以算,但是我要说的是他不能够把这种打就统称于所有的打格斗,这是我要跟大家说明,你说徐晓冬我跟你太极推手跟你打行吗,我说行,没问题,但你要说明。

窦文涛:你会推手。

徐晓冬:我不会,但我可以推,那就说明我跟你比武比什么,比推手,而不是比武,比武的意思就是分出一个功夫的高低,我是很单纯的人,您说的那所谓的那些禅那些阴柔调和,我说过都是在这个武术这个单词解释后面的,武术单词最前头的就是直截了当就是防身自卫,首先你要有防身自卫的能力,你才能说明一切,之后你再有别的。

潘采夫:晓冬,这个其实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就是你比如以太极拳的规则来做推手是一种比赛规则,以MMA的规则来做是另外还有一个,但是比武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你到底是什么规则是谁把谁给弄死吗,或谁把谁击倒吗,或者谁打的点多吗,其实那个我觉得是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则,就是武术整体也缺少一个这样的一个比赛规则,你的出发点和你的,我觉得还是一个现代搏击或者现代技击(音)的一个出发点,而武术没有做到像现代化转化的这样一个过程,他还在养生大保健加一定的防身的技能这儿走着,实际上以一个我觉得以一个现代生产力在打一个传统的生产力不公平。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海无痛人流有吗